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泉清清欢迎你

进入我的博园,送上我的祝愿,愿快乐把你环绕,愿健康把你拥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水乡小城杂忆之三:蒌蒿满地芦芽短 【原创】  

2015-10-10 11:01:10|  分类: 随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
水乡小城杂忆之三:蒌蒿满地芦芽短 【原创】 - tskyslq - 林海露珠
        时值莺飞草长的初春四月,正是三河滩上各种野菜生长最旺盛的时节。放眼望去,堤旁、滩头、水边到处长着一簇簇灰绿色的蒌蒿,还有马兰头、荠菜等等,这情景,正如家乡在高邮湖边的汪曾祺老先生在他的小说《大淖记事》中所作的描述那样:“春初水暖,沙洲上冒出很多紫红色的芦芽和灰绿色的蒌蒿,很快就是一片翠绿了”。“蒌蒿是生于水边的野草,粗如笔管,有节,生狭长的小叶,初生二寸来高,叫做蒌蒿苔子,加肉炒食极清香·····”。
        “蒌蒿”又名“驴蒿”、“芦蒿”,顾名思义,乃是驴子爱吃的草,据传,但凡老乡的驴不舒服了,就牵驴进滩,让驴痛快地吃上一肚子蒌蒿,回家后,那驴不久就又欢蹦乱跳了,可见蒌蒿还具有清凉解毒的作用。
      说起三河滩的蒌蒿,我还有一段特殊年代颇为有趣的记忆。

在那个特殊年代,忆苦思甜是最盛行的教育方式,而组织全校师生吃蒌蒿忆苦饭,便是最生动的忆苦思甜形式。

吃蒌蒿忆苦饭那天,各班老师便率学生们来到三河滩上,学生们手拿镰刀,将一簇簇蒌蒿割下,拎回学校,洗净切碎,送进食堂。老师再发动家境较好的学生,带一点米。食堂的炊事员便忙绿开了,一口口锅里放下少量的米,加入大量的蒌蒿,烧旺炉火。不多久,一锅锅蒌蒿饭就做成了。

各班用大脸盆打回教室,老师们用铲子给手端小碗的学生们盛上。当我第一次闻到蒌蒿饭的味道时,不由皱起了眉头,没有一点油水的蒌蒿饭飘着苦涩的怪味,吃上一口,难以下咽。老师们在一边对学生们说:过去长工们在地主家,可连这蒌蒿饭也吃不上啊。没想到的是学生们,却狼吞虎咽,大口大口地吃下了这蒌蒿饭,感觉好香啊,食堂的蒌蒿饭根本供不应求。事后,我悄悄地问起孩子们,咋回事?孩子们笑着说:在家里,还吃不上这么香的蒌蒿饭呢。听闻此言,我恍然大悟,不禁哑然失笑。

师生们一边吃着忆苦饭,学校的大喇叭里还放着当年特流行的那首歌:“天上布满星,月儿亮晶晶,生产队里开大会,诉苦把冤伸……“充满悲情的旋律加上苦涩的蒌蒿忆苦饭,让稚气未脱的孩子们仿佛又回到了他们前辈所过的悲惨的日子里。

时至今日,这苦涩而带有清香的蒌蒿已身价百倍,成了价格不菲的绿色天然食品,登上了淮扬风味餐厅的餐桌。用蒌蒿叶加工的蒿茶成了水乡金湖的招牌特产而闻名遐迩。我偶尔在京城餐厅点上一盘蒌蒿炒肉丝,想再寻回当年吃蒌蒿忆苦饭时的感觉,但经过厨师精心烹制的蒌蒿,已再无当年那种苦涩的清香了。倒是苏东坡的那首赞美蒌蒿的诗又仿佛在耳边响起: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蒌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”吟诵着东坡的诗句,品尝着清香的蒌蒿,就好像又回到了让我魂牵梦绕的水乡金湖的三河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水乡小城杂忆之三:蒌蒿满地芦芽短    【原创】 - 喜洋洋 - 喜洋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(三河滩的蒌蒿 )

水乡小城杂忆之三:蒌蒿满地芦芽短    【原创】 - 喜洋洋 - 喜洋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(蒌蒿炒香干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