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泉清清欢迎你

进入我的博园,送上我的祝愿,愿快乐把你环绕,愿健康把你拥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抗日名将吉鸿昌  

2015-10-17 07:55:43|  分类: 人物传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们都讲“八年抗战”,其实自“九一八事变”之后,中国人已经在英勇抗击日本的侵略了。可是在西安事变之前,作为当时中国的执政党——国民党奉行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政策,对于日军的态度极为暧昧。

时作为反对党的共产党面对日军的得寸进尺,在全国积极组织抗日,获得了许多社会贤达的支持。抗不抗日,成为国共党争的主要争锋点,因此引发了一系列政治斗争,有不少人成为斗争的牺牲品。

抗日名将吉鸿昌遇害即为一例。谈到吉鸿昌,最有名的便是他死前的就义诗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恨不抗日死,留作今日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国破尚如此,我何惜此头?

这位“恨不抗日死”的抗日名将,最后死于自己人手里,令人唏嘘。


起兵反蒋被“炒鱿鱼”

吉鸿昌于1895年10月18日出生于河南省扶沟县吕潭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受父亲影响,吉鸿昌幼年就具有强烈的爱国  思想。

1913年秋天,不满18岁的吉鸿昌弃学从戎,投入冯玉祥部当兵。他因吃苦耐劳、智勇正直的精神品质被冯赏识,提升为手枪连连长,不久升职为营长。

十几年里,吉鸿昌虽不断升官,但却丝毫没有改变“当兵救国,为民造福”的初衷,时刻铭记着父亲“作官即不许发财”的教诲,平时省吃俭用,兴办公益事业。1924年冯玉祥发动“北京政变”,将所部改为国民军,吉鸿昌任营长。1925年10月,吉鸿昌升任绥远省督统署直辖骑兵团团长兼警务处处长。不久又被任命为第36旅旅长。

在西北军的日子里,他严于律己,也约束部队不许扰民,后来结识了共产党员宣侠父等人,开始接触共产主义思想。

1926年9月,冯玉祥在五原誓师,响应国民革命军的北伐,吉鸿昌身先士卒,率领部队解了西安之围。因为功勋卓著,吉鸿昌的部队在1927年4月扩编为第19师,吉鸿昌升任师长,归属冯玉祥部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所辖。国民革命军沿陇海路东征,吉鸿昌率部攻克洛阳、巩县,又强渡黄河,占领豫北重镇新乡,奉系军阀的部队被打得抱头鼠窜。吉鸿昌所部被誉为“铁军”。

1928年任第30师师长,调防甘肃天水。1929年7月,吉鸿昌进兵宁夏,任宁夏省政府主席兼第10军军长。他整饬了军队和吏治,致力于汉回团结,提出了“开发大西北”的口号,决心为民兴利除弊。

1930年4月,蒋、冯、阎中原大战爆发。吉鸿昌奉命率部从宁夏出潼关,参加讨蒋大战。9月,冯玉祥的西北军战败。吉鸿昌为了保存实力,接受蒋介石改编,就任第22路军总指挥兼第30师师长,不久被蒋介石派往光山、商城一带进攻鄂豫皖苏区。

由于对共产党颇有好感,吉鸿昌不愿意与苏区刀兵相向。因此在部队里向部下和士兵们宣传“枪口不对内”、“中国人不打中国人”等思想,同时按兵不动,对蒋介石的命令阳奉阴违。

1931年5月,蒋介石极为不满吉鸿昌避战的态度,再次电令吉鸿昌向安徽金家寨进剿红军,并派冷欣为特派员驻吉鸿昌总部监视。结果吉鸿昌依然如故,与国民党内反蒋势力和共产党的联系日益紧密,曾经派代表赴广东、参加汪精卫的反蒋会议,被蒋介石的人查获。

不仅如此,甚至在潢川直接率部发动反蒋的“起义”,只是由于蒋介石事先得到消息而没有成功。蒋介石对于吉鸿昌非常恼怒,将吉鸿昌“炒了鱿鱼”,逼迫他出国“考察”。


我是中国人我自豪

吉鸿昌的女儿吉瑞芝一直以自己的父亲为荣,对于吉鸿昌在国外“考察”的经历,她用一个故事来说明吉鸿昌一颗拳拳报国之心。

有一次,吉鸿昌去邮局寄包裹时,当邮局工作人员问他是哪个国家的人时,他高声而自豪地回答:“我是中国人!”随行的工作人员在旁边埋怨吉鸿昌并告诉他应该说自己是日本人,这样可以得到礼遇。吉鸿昌愤怒地说:“你觉得当中国人丢脸,我觉得当中国人很光荣!”为了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中国人,吉鸿昌将刻着“我是中国人”的一块牌子挂在胸前。

吉鸿昌在国外到处宣传抗日,一次在记者招待会上有人问他:“日本有飞机大炮,中国凭什么抗日?”他拍着胸脯愤然回答道:“我们有热血,有四万万人的热血。中国人的愤激已经达到了极点,莫不抱有‘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’的决心。誓愿牺牲一切,为生存而战!为真理而战!”

到了古巴首都哈瓦那,正值那里的华侨集会,纪念孙中山诞辰65周年,他应邀在会上做了慷慨激昂的抗日讲演,听罢许多人热泪盈眶,一位华侨高声说:“吉将军,你快回国,把军队整顿起来吧,我们一定作你的后盾!”吉鸿昌听罢激动地说:“我一定不辜负同胞们的热望,誓死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!”说罢泪如雨下,振臂高呼: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!还我河山!”这时,到场的侨胞也放声痛哭,高喊:“牺牲一切,奋斗到底!”


再次起义未果后积极抗日

1932年上海一·二八事变爆发后,吉鸿昌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回国,在天津定居并秘密与中共华北政治保卫局联系。不久,他整理出版了《环球视察记》,主要写了他在国外的一些经历和看法,借以抒发他忧国报国的热情。

同年4月,吉鸿昌在北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从此他的政治生命翻开了新的一页。1932年8月中旬,吉鸿昌执行共产党的反蒋计划,在湖北黄陂、宋埠一带召集旧部发动了反蒋暴动。

起义失败后,他赴泰山动员冯玉祥出山组织武装抗日。在他的努力之下,成功说服了冯玉祥与晋南的张振武,依靠苏联的武器支援重新整合败退的热河军,蒙古族武装,察哈尔当地民团和一些当地的土匪武装,于1933年5月26日在张家口宣布成立“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”,吉鸿昌任前敌总指挥兼第2军军长。同盟军在吉鸿昌的指挥下,连续克复康保、宝昌、沽源等城市,7月22日乘胜追击收复察省重镇多伦,把日伪军全部驱逐出察哈尔省。

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的逐步壮大,引起了蒋介石的警惕。因为吉鸿昌是共产党员,冯玉祥也是蒋介石的“老冤家”,可以说这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是部分反蒋势力的集合体,如何瓦解这股新兴崛起的势力成为蒋介石的当务之急。

于是蒋介石命令何应钦率领所部十六个师的兵力,在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与日军战事正酣之时背后捅了一刀。同时,7月28日,蒋介石、汪精卫电告冯玉祥,说冯破坏“整个国策”,冯玉祥被迫宣布下野。8月5日冯玉祥将察军政大权交给察哈尔省主席宋哲元,撤销抗日同盟军总部。

此时吉鸿昌、方振武等部则公开共产党身份,率领余下的部队在察哈尔南部地区寻机建立新苏区。9月部队转展到赤城县以北的独石口后,在进军商都准备与抗日将领高树勋会师时遭到国军多番阻击,便决定“抗日讨贼”,南下攻打由何应钦所率中央军重兵把守的北平。国民革命军驻北平城防部队在受到偷袭之后反攻。

在国军的多方围剿之下,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被逼到山谷里,弹尽粮绝,突围无望。吉鸿昌和方振武无奈之下决定与国民党三十二军军长商震谈判,同意接受改编。随着谈判的结束,他们被扣押缴械。何应钦接到商震的电报后,命令商震立即把他们押往北平审问。其中详细的历史过程,中央电视台10套“探索·发现”栏目历史纪录片《抗日同盟军》有详细的叙述。


屡次反蒋引起蒋介石杀心

1933年10月,吉鸿昌被押往北平,在路上逃脱了国民党的关押,跑到了天津。到了天津后,吉鸿昌继续从事抗日活动,1934年吉鸿昌同宣侠父、南汉宸及任应歧将军,联络各派抗日人士在天津成立了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,任党组领导成员。为宣传抗日爱国,大同盟编辑出版了机关刊物《民族战旗》,吉鸿昌用自己的钱购置印刷工具,并在自家设立了秘密印刷厂,他的家成了党在天津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的主要联络站,被大家称为“红楼”。

吉鸿昌还广泛联络各界爱国人士,继续准备武装抗日活动,他的夫人胡洪霞变卖财产衣物,为抗日前线筹集军火。除了积极组织抗日之外,不断发展共产党在华北地区的力量,召集原西北军中具有反蒋思想的苏雨生、刑肇棠、雷中田等人来天津,由天津地下党组织集中进行开展秘密武装斗争的训练,然后派往西北、豫南、豫西、安徽等地,组织人民抗日武装自卫军,作为红色火种,积极准备第四次武装起义。

吉鸿昌一而再再而三地用武装起义的形式进行反蒋斗争,激起了蒋介石的杀心。他密令军统局暗杀吉鸿昌,并交军统北平站负责。当时,军统局为加强在华北的特务活动,在北平和天津成立行动组。北平站行动组,由白世维任组长;天津站行动组,由王子襄任组长。北平站站长陈恭澍接到命令后,专程赶到天津,与王子襄商量。

经协商,具体行动计划是:由军统天津站进行侦察,主要搜集三个方面的情况:一、收集吉鸿昌在天津活动的一切情报,所得消息,即将原件交给陈恭澍。二、全力侦察吉鸿昌的个人行为。三、特别注意吉鸿昌接触的一切人,及这些人的资料。部署完毕后,特务们分头出动。

执行刺杀的杀手有吕一民、杨玉珊等人,出发前吕一民把吉鸿昌的长相及特征描述给杨玉珊听,计划在国民饭店刺杀吉鸿昌。可是刺杀的时候却摆了个大乌龙,杀死的不是吉鸿昌,而是去参加“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”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西南执行部代表刘绍勷,吉鸿昌只是受到枪伤。

事发后国民饭店立刻向法租界捕房报案,十多分钟后法籍警官率领武装巡捕及便衣侦探分批抵达现场,随即将一四五号房间里的一干人等带回捕房问话。并召来救护车将死者刘绍勷的尸体运走,受伤的吉鸿昌也被带走。


军法判决死刑

1934年11月14日,也就是国民饭店枪击吉鸿昌未果的第五天,法租界当局将在押的吉鸿昌、任应岐二人,“引渡”于国民政府。此事一经传出,大大出乎意料。这件事究竟是怎样交涉成功的,以及由哪个单位主办,由何人负责主其事等,军统局属下的“北平站”和“天津站”均一无所知。数十年后查考档案,亦无点滴记载。据猜测,很可能是由北平军分会秘密进行的。

11月23日,北平军分会举行了一场所谓的“军法会审”。法庭的控诉理由有三点:第一,他加入了中国公产党;第二,公开反蒋;第三,在蒋介石还没有主张抗日时就开始擅自“抗日”。吉鸿昌在法庭上对法官的控诉供认不讳,承认自己是共产党以及自己反蒋的意图。次日,“军事法院”以“叛国罪”(多次煽动兵变)和“叛党罪”(脱离国民党加入共产党)判处吉鸿昌枪决。

就这样,一代抗日名将死于党派之争,在日寇压境的时代背景下,实在令人扼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