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泉清清欢迎你

进入我的博园,送上我的祝愿,愿快乐把你环绕,愿健康把你拥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迁不走情与记忆  

2016-08-19 08:36:07|  分类: 历史遗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 迁不走情与记忆 - tskyslq - 林海露珠欢迎你

  • 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 迁不走情与记忆 - tskyslq - 林海露珠欢迎你
     

老道外,是哈尔滨市道外区的一部分。称其“老”,是因为现在的道外区是过去的道外区与太平区合并的一个新道外区。但最有历史意义与研究价值的,还是原来的那个道外区,哈尔滨人也都把这个老城区习惯地称为“老道外”。老道外,是老哈尔滨人心中的一座豪华城堡,即使陈旧即使渐糜,也永不坍塌。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迁不走情与记忆

好多外地来哈尔滨旅游的朋友,都要去老道外走一走。那里曾经辉煌,浓缩了哈尔滨的历史。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迁不走情与记忆

19日,是哈市道外区靖宇街棚户(危房)改造项目内居民交房验收首日。据道外征收办统计,截至当日17时,当天共有500户居民交房。对于即将离开居住了半辈子的老宅搬入新居,居民们笑的合不拢嘴,但更多的是依依不舍……

1、要走了,再看一眼前半生的家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迁不走情与记忆

在靖宇街棚改居民搬迁验收现场,排了4天队的道外老户何明奇夫妇终于赶上了头一份验收。验收完成后,他们与那装载半生酸甜苦辣的老宅做了最后的道别。

“你家的电表赶紧停了,别丢了。这布门帘不要了吧?”一名工人问道。

“先等会吧,等会再拆。”老何说,看着卧室的布门帘,他的眼中又浮起一阵怀念。

2、追忆30年前“老道外”的一天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迁不走情与记忆

王寿考老人拄着拐棍,坐在在一处阴凉花坛边上,眼神里还带着回味。

“我今年82岁了,在这里住了有30多年了,以前这里最繁华的地方也就是京剧院、电影院了。新闻、松光、靖宇、红星,还有那个澡堂子。要是礼拜天休息,早晨出去,洗个澡,再到饭店吃点饭,然后看个电影,就是一天。”

30年后,北五道街这块,早晨都冷冷清清的,老伙伴都没有了。”王老感叹,往昔的老道外已不在,现在就等着搬新房了。

3、难舍十八道街小吃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迁不走情与记忆

刘大姐告诉记者,虽然对老道外有感情,但还是愿意走。“自家的房子已经不能住了,都漏天了,雨天屋里比外面下得还大呢。”

“我们准备搬到陶瓷,离不开道外啊。上江边也近,买吃的也便宜,我们道台府那早市可好了,还有十八道街小吃。”刘新大姐怀念地说,“小时候我们买东西就去同记、四百,过年过节妈妈爸爸给买烫绒裤子。”

其实,关于老道外,记忆中的不仅仅这些,下面是更多的关于老道外的故事和光影,说好了,只能看,不许哭哦!

难说的再见

在靖宇街405号院内,做了30多年邻居的孙大娘与杨姐夫妻俩站在二楼上,不约而同地寻找着共有的回忆。大院北屋的孙大娘是名人,开了30多年的裁缝店。已经许久不见的南屋姐妹,赶在动迁之前回来看她。她们年轻的时候,经常互相串门,诉说心中的委屈。虽然,南屋的姐妹搬走了,平时会有电话联系,但总归是想念的。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迁不走情与记忆

孙大娘与老姐妹正在看刚拍的合影。真心希望幸福和微笑不只是停留在照相的那一刻。

易逝的年华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迁不走情与记忆

好家庭的牌子还很鲜艳。只是,如今这块牌子可能要挂到别的地方去了

靖宇街393号楼内,刚刚办完验收的人们,在廊道里谈着这几年的状况。“靖宇街393号20门,敬老养老好家庭”的门牌,依旧清晰可见,这曾经是一位67岁老人的家。如今,他和跟儿子特意回来收拾旧屋。无意中翻出的一张彩色照片,都已经成为了陈年的记忆。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迁不走情与记忆

曾经的风华正茂,如今却将岁月的流逝映衬得更加悲凉

时间的见证

北面的商铺纷纷挂出“搬迁甩卖”的条幅,但仇师傅依旧坐在窗口耐心地忙着手中的活儿,他在这里修表已经有41个年头了。从1975年开始,他见证着靖宇街的繁荣与巴洛克的变化。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迁不走情与记忆

认真的仇师傅,他修理的是钟表,见证的是时间的变迁

何日君再来

保留完整的北二道街18号院内,几位老人轻车熟路地回到了老宅,绕过老树,走上楼体。北三道街的食客们,依旧高兴地喝着小酒,谈着老道外的生活,只是,我们不知道这样的画面,下一秒还会在哪里出现……

哈尔滨老道外:搬走家与生活 迁不走情与记忆

老哥儿们喝两口,他们都是老道外变迁的见证者,跃动的孩子,为了已经老旧的街区增添了快乐的元素

在《城市的世界》一书中,作者安东尼·奥罗姆说了一件事:帕特丽夏和儿时的邻居惊闻老房子即将拆除,立即动身,千里迢迢去看一眼曾生活的地方。他感叹道:“对我们这些局外人而言,那房子不过是一种有形的物体罢了,但对于他们,却是人生的一部分。”

本文来源:生活报 责任编辑:hrb-yangguang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